松滋男子参与杀害两发廊女抢劫20余元 落网后装

  13年,对于很多人来说,似乎过得很快。而对于案件中的当事人来说,却过得很慢——被害人的亲属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度日如年;负罪潜逃的嫌疑人惶惶不可终日。

  13年前,荆州松滋籍男子秦刚伙同两名老乡在宜都枝城抢劫杀害两名女子。此后几年,两名同案犯先后落网判刑,但秦刚却一直潜逃在外,用假身份生活。多年来,宜都警方从未放弃对秦刚的追捕。转机出现在今年9月,秦刚在广州因另外一起案件进入警方视线,从而“暴露”踪迹被抓获,10月28日,民警将秦刚从广州押解回宜。

  正义不会缺席,凶手落网接受审判,是对被害人最好的告慰。

松滋男子参与杀害两发廊女抢劫20余元 落网后装  美发店内两女子遇害

  

  尽管时空转换,但有些记忆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忘。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鄂刑一终字第34号刑事裁定书记录了该案案发经过。荆州松滋籍男子秦刚伙同老乡刘国宜、肖维维预谋抢劫作案。2003年1月3日,农历腊月初一。经过踩点后,当晚10时许,三人持刀闯进宜都市枝城镇丹阳大道某美发店内洗面,伺机抢劫作案。当该店女老板蔡某在洗面室给刘国宜洗面过程中,喊服务员刘某帮忙换水时,肖维维、秦刚尾随刘某进入厨房将其杀害。蔡某听到叫喊声赶往厨房查看,也被杀害。三人作案后,准备劫取财物时,听见有人进入美发店,随即逃离现场。

  在案发后,有人发现蔡某、刘某遇害,于是报警。彼时,蔡某30岁,儿子仅3岁,而刘某年仅17岁。在农历新年前夕,两个幸福的家庭破碎了。

  两名嫌疑人落网判刑

  该案社会影响大,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宜都市公安局迅速启动命案侦破机制,时任公安局长程清功挂帅组成案件侦破专班,开展侦查。专班民警克服重重困难,先后奔赴湖南、广东等省,行程2万余公里,摸排审查各类嫌疑人200余名。

  2003年2月8日,专案组获得线索,奔赴荆州松滋市进行深入调查,迅速锁定该案重大嫌疑人系松滋籍男子刘国宜等三人。同年2月13日下午,民警经过多日蹲守,在刘国宜家将其抓获。次年,刘国宜被判决死刑并执行。肖维维、秦刚被网上追逃。

  2006年8月,警方得到消息,肖维维的弟弟在广东汕头因破坏电力设施被判刑,分析应该是肖假冒弟弟的身份在外作案,随即前往汕头,核实这名罪犯正是肖维维。随后,肖维维被押回宜都接受审判,被判处无期徒刑。

  两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落网判刑,而秦刚却似“人间蒸发”。多年来,宜都警方通过多种手段对秦刚展开追逃,并多次于春节期间对其可能藏身场所进行蹲守未果。

 松滋男子参与杀害两发廊女抢劫20余元 落网后装 千里之外暴露踪迹

  2016年9月,宜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在命案积案清查时,发现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局在一起案件办理中采集到违法行为人杨某的个人信息网上比对,发现杨某与宜都辖区命案逃犯秦刚高度相似,随即将情况通报宜都警方。

  获此消息后,宜都警方派出侦查员于9月底赶赴广州,与当地公安机关联系核实“杨某”身份,但遗憾的是,因杨某违法情节轻微,已被释放。广州地区流动人口众多,线索就此中断。

  专班民警并未放弃,克服异地办案的多种困难,在广州地区多地连续调查走访三十余天,终于查实“杨某”的活动轨迹,发现“杨某”已经从白云区去了花都区,民警随即赶赴花都区作进一步秘密调查。

  10月26日,在获知嫌疑人可能藏匿于花都区一出租屋后,民警与当地公安机关取得联系,因屋内情况不明,在制定周密抓捕计划后,专班民警在出租屋蹲守。

  落网后称“出事故失忆”

  10月26日傍晚,嫌疑人自屋内出门,民警迅速上前将其扑倒控制,并从其身上搜出杨某的假身份证和释放证明。随即,秦刚被传唤至当地公安机关开展突审核实身份,秦刚如实供述使用化名在广州地区藏匿以躲避抓捕的事实。10月28日,秦刚被押解回宜。

  落网后,秦刚对办案民警称“我曾经出交通事故失去记忆”,然而,却常常在审讯中说漏嘴,不能自圆其说。当民警向秦刚核实起是否曾经因盗窃罪被判刑11年时,秦刚表示“是的,都记得”。

  据悉,秦刚1972年生,松滋人,在18岁时,因盗窃被判刑11年。与刘国宜、肖维维都是松滋老乡,常在集镇晃荡,而刘国宜曾因犯罪被判刑,肖维维也因违法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相似的生活环境和经历,让三人结识并很快混到一起。

  2003年农历新年前,三人碰头的时候都表示“手头紧”,预谋抢劫。

  迟到13年的忏悔

  三人商量后觉得,在生活的周边作案“不安全”,容易“暴露”,便选择了“不远不近”的宜都枝城。三人准备了作案工具,当天,曾跟踪过夜间独行女性,并到其它美发店踩点,却都没有成功。随后,来到丹阳大道,看到蔡某和刘某在店内烤火,没有其他人,于是选择在该店作案。

  秦刚交代,作案后,自己潜逃到广东,找街头小广告商制作了一个杨某的假身份证,多年来,秦刚靠开“摩的”谋生,开始曾存了些钱,便借别人的银行卡存钱。后来,迷上赌博的秦刚将存款挥霍,收入仅够生活开支。“因为没有身份,这么多年来,我错失了很多发财的机会。有的朋友喊我做生意,我却没有身份证,连合同都签不了。”秦刚说,多年来,自己一个人生活,颠沛流离。“我害了几个家庭,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如果可以,我想向他们(被害人家属)道歉,不求得到他们的原谅,只求自己心安……”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本文秦刚系化名)